关闭 您好,检测到您使用的是Internet Explorer 6,建议升级浏览器以达视觉到最佳效果及最佳浏览速度。 Google ChormeFirefoxInternet Explorer 8
语言选择:

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中国独立设计师不想再容忍抄袭 但要维权也很艰难

[导读] 今年8月,设计师张娜通过微信、微博等平台发布维权宣言,其2015春夏系列《漫·行》中一款非洲鹳鹤蚕丝印花图案的裙装被深圳一家服装品牌抄袭。

  这些天,张娜很忙。为了10月14日其个人品牌FAKE NATOO在上海时装周的发布秀,也为了几周后即将开庭的服装侵权案。

  今年8月,设计师张娜通过微信、微博等平台发布维权宣言,其2015春夏系列《漫·行》中一款非洲鹳鹤蚕丝印花图案的裙装被深圳一家服装品牌抄袭。

  在上海常熟路一处由老房子改建而成的工作室中,张娜复述了一遍事情经过。7月26日,张娜收到朋友微信“举报”后冲到上海徐家汇太平洋百货四楼,看到卡汶(Kavon)陈列在店门口的“抄袭款”。只不过,原版丝棉面料上经由模糊处理的非洲鹳鹤在翻版中却滑稽地呈现出横着跑的样子。

  更让她感到气愤的是店员热情洋溢且理直气壮地介绍说:“这些衣服都是我们设计师做的,这个花型是品牌花60万下向一位中央美院老师购买来的,穿出去绝对不会撞衫。”

  这家全称为嘉汶服饰有限公司的女装品牌在官方微信和微博上自诩为“独立设计师品牌”,全国范围内有300多家门店,进驻了不少重点城市的百货商场和购物中心。

  “我当时气懵了。外国人对中国设计经常嗤之以鼻,不认为你有好的创意,因为抄袭太多了。以前抄国外的,现在自己抄自己,我们总该做点什么吧。”张娜对界面新闻说道。当天,她就买了一件仿冒衣作为证据,并开始找律师准备起诉。

  她的描述听来,似乎整个过程并不复杂:在公证人员陪同下购买对方出售的仿品作为证据,随后给品牌和商家发律师函,要求撤柜。但是,卡汶的没有正面给出任何反应,只是将“抄袭款”默默撤柜了。

  或许张娜不是走司法途径的第一人,但在中国为数众多被扒版抄袭的原创设计师眼里,身为“版权斗士”的她颇有魄力。包括刘清扬、Uma Wang在内的一众设计师纷纷开始收集自己被抄袭的证据。

  但她的成功案例并不适用于所有人。根据中国知识产权法,能够鉴定服装抄袭不是款式,而在于面料和花型。“非洲鹳鹤”的官司之所以能打,主要原因在于对方抄袭了面料——《漫·行》中非洲鹳鹤蚕丝印花图案是张娜从无到有设计而出,并且和印花厂签订过保密协议。

  和游戏、音乐、影视相比,服装方面的侵权诉讼很少见。

  “印花拷贝得官司有的打,像LV经典花纹就完全可以打,但通过款式、版型没办法界定抄袭。法院一般会把衣服拆成好几个拼接部分,有些原版11块,仿品虽然像,但只用了10块。”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告诉界面新闻。

  这就是大部分被仿设计师的尴尬之处。“同一个款式,我用另一块布做,你怎么界定是否抄袭呢?如果不是抄了我的花型,也就是我画的画的话,就真的很难。”张娜说。

  《漫·行》中非洲鹳鹤印花图案的诞生经过

  对于以款式见长的设计师而言,通过司法途径试图解决结果往往得不偿失,花费很多时间与精力,哪怕幸运胜诉,最终所得的赔偿金很低。而且服装行业一天一爆款,很可能你打赢的时候,这个款式早就不再流行了。

  新晋鞋履设计师徐秉强在接受界面采访时也称自己品牌Bing Xu被“抄袭得一模一样,从纸盒到防尘袋”,有些甚至连价格也分文不差。但鉴于同批被抄得大牌LV、Chanel、Tod’s等也没能解决仿品问题,以Bing Xu个人能力非常困难。除了看紧销售渠道外,依赖经销商连卡佛帮忙打假。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设计师崭露头角,暗流中的“竞争对手”开始发起进攻。他们有些从批发市场起家,将各大奢侈大牌最新系列扒版后出售至全国各地。但随着中国消费者视野迅速拓宽,皮尔卡丹、Chanel、Dior之类的仿品早已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包括中国设计师品牌在内的小众设计品牌成为他们紧盯的目标。只不过,换汤不换药,这盘生意背后逻辑思维完全没有变。

  深圳东滨路一带是中国最大的服装批发市场聚集地,其中又以世纪广场和南油广场批发的服装最为高档。在这两个广场,从Céline、Moschino,到更为小众的设计师品牌MSGM和The Row都可以找到。

  而中国设计师王汁的品牌Uma Wang就夹杂在这些大牌的仿货之间——一条夏装的连衣裙批发价580元,一条羊绒围巾的批发价是540元,整体批发价在500-1500元之间。Uma Wang常用到的立体压花技术,这些仿品也做得惟妙惟肖,批发店的店主声称国产布料无法实现这些效果,所以面料都是从日本进口。

  广东省有着密集的奢侈品牌代工厂,不仅代工手袋,也代工成衣。随着成衣代工中心从中国向孟加拉、土耳其等地转移,部分掌握了高级成衣制作工艺的代工厂为了寻找出路,开始制作仿货。

  Uma Wang的仿品流向复杂,有的被淘宝店主买走,而最糟糕的一种情况,则是真货和假货混杂着卖。在中国的独立设计师品牌中,Uma Wang的售价偏高,一条真丝连衣裙的售价大约在9000元左右,因此真假混售的利润空间非常大。

  由于Uma Wang只在上海有独立门店,以及只把销售权授予武汉的“HCH”和上海以及北京的“栋梁”三家买手店。部分库存可能销往其他买手店,但产品的真假性难以保证。

  仿货并不是什么新鲜话题,假Chanel、LV和Prada随处可见。然而相较销售渠道单一的一线奢侈品牌来说,仿货对独立设计师品牌的商誉损害要更大。

  Chanel只有专卖店这唯一的销售渠道,所以在专卖店买的Chanel一定是正品。但独立设计师品牌则不是。消费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相信在某家买手店买到的Uma Wang是正品,而事实却未必如此。一旦发现真相,顾客会因为被欺骗而更加愤怒。

  而在此之前,设计师首先得面对来自代理商的怒火。张娜的合作方之一、广州“一尚门”买手店发现卡汶连锁专卖店内的蓝色系列印花真丝连衣裙与它代理的Fake Natoo 2015SS款式几乎一样,市场零售价相差一千元左右。随后发来邮件质疑,“这一设计真的是Fake Natoo 原创吗?目前这个情况已经严重影响我们的销售”。这些责难之声在张娜正式发出维权宣言前不绝于耳。

  11月5日,抄袭案就将在上海徐汇法院开庭。不过,律师让张娜做好最坏打算:对方置之不理。即使胜诉,法院判决道歉、赔款,他们也不一定会执行,相反,他们可能会花很大精力掩盖这件事情,然后继续做自己的生意。就好比一拳打在棉花上。

  FAKE NATOO创始人兼设计师张娜

  但在此过程中,设计师经受的心理压力却实实在在。“在收集证据时,我其实挺伤痛的。我把这些东西设计出来,而且早就问世了,有不错的市场反响,到了这时候,看见自己设计的东西被别人抄袭,而且要举证证明这是我的设计。”张娜说,“这里面有很多复杂、细微的情感。”

  张娜在即将发布的最新系列中埋了个梗,她在大部分自己研发的面料上印上隐秘的logo “FAKE NATOO”。在她向界面展示的样衣上,我们看到这一字样演变成图案的一部分。一些国外品牌,尤其是以花版见长的品牌早就这么做了,例如Just Cavalli。维权的另一个必要步骤就是和面料商签定保护协议,避免设计从源头被泄露。

  10月14日,张娜就要在上海时装周期间发布她的2016春夏系列。维权声响发出之后,FALE NATOO官方平台上的粉丝人数一路疯涨。张娜除了接受媒体采访外,大部分时间在工作室中忙着发布会前最后事宜。邀请函已经陆续发送出去,“尽可能让更多人看到你的设计,则是最直接的捍卫方式。”她说道。

×

关注FAE官方微信

扫描二维码,关注FAE
×

邮件订阅

×

搜索 FAE